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沙龙 > 详情

2010年第14期(总第155期) 公共话题:人性:先天的还是塑造的?

发布日期:2010-12-03 19:03:00 查看:

本次沙龙的大家围绕讨论的是一个经典话题:人性:先天的还是塑造的?康海燕老师针对主题做了导引,周元宽老师做了简短和精彩的点评。

康海燕老师主要从以下几个为大家展开讨论做了引子:

一、关于《狗镇》的评介:

丹麦导演拉斯··特里尔这部超风格化和极具情绪张力的作品,将场景缩减到只剩地板上的零星道具,凭空创造了一个备受一名逃亡女人困扰的小镇。

对人性的关怀探讨始终是拉斯··特里尔电影中表现的主题,本片更是在探讨人性善恶的分歧上达到了一种酣畅淋漓的极至快感。《狗镇》是一个人性的试验场,人性善恶的对比在这部浓缩世界的片中被放大。在《狗镇》里,善只是人类灵魂深处的一种契约行为而已,它注定需要签约双方的遵守细节规定和违约责任的处罚条例。而狗镇,就是两种力量的实验室,一方面是托姆·爱迪生需要证明的人性善良的愿望,一方面是格蕾丝需要去接受的人性恶的现实,而较量的双方就是导演精心设计的这个独特的小城镇。

此外,《狗镇》也传达出冯·特里尔对美国社会的一些看法,尽管他从未踏上美利坚的土地。这部电影是个美国寓言。影片2003年在戛纳首映时被指责没有表现出美国的真实状况。拉斯··特里尔对美国的嘲讽曾经得罪了不少电影公司,可是在这个名为“美国三部曲”的第一部里,他依旧没有丝毫企图掩盖他对美国社会的厌恶。电影的时代背景设置在美国的30年代、小镇居民的对民主的放弃、人性的丑恶从美国国庆日开始、甚至片末不断出现的美国矿工苦难生活的照片,所有的这些比在《黑暗中的舞者》中的暗喻做得更为明显和彻底。

一些关于《狗镇》的评价:

《狗镇》:一部颠覆整个人类价值观的影片

狗镇:人类社会的缩影

世界就是一座大狗镇

善良,只是人性中的一纸契约——丹麦电影《狗镇》

人间既是地狱

权力产生了狗

野蛮的是文明

善恶是块遮羞布

人性如此,情理之中,意料之

人性的恶之花

世界真相:魔鬼统治的天堂

谁都没错,谁都有罪!美好是种罪,丑陋也是种罪!这个罪的冠名人就是——人自己!

“善良是相对的”,“民主其实是条大尾巴狼”,“宽恕和原谅是一种自大的行为“。

如果人们有机会,他们就会作恶。

弱势群体突然拥有权力时,会比与生俱来具有优越感的统治阶级更加可怕

……

我想问的是:《狗镇》中人的恶行是在遭遇到格蕾丝后被一步步培养出来的,还是先天就存在的?是本身就是一颗恶种,遇到了适宜的土壤,结出恶果来?还是本身并无善恶,只是后天培养的结果?生活中的很多人却真的可以高贵的犹如天使,在极端的环境中表现出非凡的善与美,也残忍得令人发指的希特勒。人性中有恶种和善种?还是后天塑造的结果?

二、《现代性与大屠杀》观点简介:

鲍曼认为,大屠杀不只是犹太人历只的一个悲惨事件,也并非德意志民族的一次反常行为,而是现代性本身的固有可能。科学的理性计算精神,技术的道德中立地位,社会管理的工程化趋势。

“它突然昭示,人类记忆中最耸人听闻的罪恶不是源自于秩序的涣散,而是源自完美无缺、无可指责且未受挑战的秩序的统治。它并非一群肆无忌惮、不受管束的乌合之众所为,而是由身披制服、循规蹈矩、惟命是从,并对指令的精神和用语细致有加的人所为。”

鲍曼总结了大屠杀的两个教训:其一,大多数人在陷入一个没有好的选择,或者好的选择代价过于高昂的处境时,很容易说服自己置道德责任问题于不顾(或则,无法说服他们自己面对道德责任)而另行选取了合理利益和自我保全的准则。在一个理性与道德背道而驰的系统内,人性就是最主要的失败者。其二,将自我保全凌驾于道德责任之上,无论如何不是预先被注定的;总有人选择后者,哪怕人数很少。这表明,邪恶不是万能的;同时也表明,是屈服还是反抗,归根到底,是一个人选择的结果。

为了使邪恶被囚禁,应该有多少人反抗那种逻辑?有没有一道神奇的反抗之门槛,能让邪恶的技术在跨越式戛然而止?”

我想问的是:如果是现代性造成了大屠杀,造就了人类的残忍,那么现代性本身是不是也具有人性的必然性存在?毕竟,是人类自己创造了现代社会,这又是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

三、《锵锵三人行·非诚勿扰》讨论介绍:人性是可以有多种可能。

梁文道:男女交往是有文法的。

陈丹青:电视相亲是最不自然的方式却是最现代的方式,也就是最有效的方式。

陈丹青:现代社会青年男女几乎没有朋友。

陈丹青:电视相亲代表一种全新的交际伦理

陈丹青:今天他们的选择是更自由,还是更自然,还是更有效或者跟我们那个时候的一种交际文化比,是更被动,还是更主动,我没有办法判断。……它是一个新的文化出现了。我觉得可能他们真的比我们自由,同时又远远不如我们自由,就是他得放在20分钟,放在这样的灯光下面,立刻来决定那么重要的事情。你可以说他并没有那么决定,他们俩可能并没有那么好,我关心的不是这个。因为这种方式现在才有,不管是从英美学来的还是怎么样,至少中国现在出现这种方式,而我看见所有年轻人能够适应这个方式,所以回到一个最根子的问题,就是人性是有各种可能性的,我不想太对年轻人强调,就是从前怎么样,从前怎么样。今天他们能适应,而且我相信很多人在排队进入这个序列,我相信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报名,说你想去就能去的,他一定也有审查,也有选择这些,终于站到灯光下。背后多少人在等着,多少家长希望孩子能够去,这是不是一个好办法,我不知道,是不是个坏办法更不想说。……每个环节都改变了男女交往的一种方式,无论伦理也好,形态也好。

四、《锵锵三人行·两父三母》讨论介绍:李兆基之子找代孕母亲产子。

在经济挂帅的社会,讲求实用价值,每个人,每件事物(包括家庭、父爱、母爱、爱情),都要经过实用的考量,

林奕华:我们需要爱,家里可以提供爱,如果将来按照现在的发展,这个文化发展的步伐,爱是可以买的,爱不是培养的,因为现在不注重过程,我们要什么,只要我们有这样的资源或者资本,我们就可以达到,我们节省了很多时间。比如说,我们今天生这三个孩子,它根本可以减去的就是谈恋爱的时间,可以不用等待的时候。那我绝对不是说,这是对的,这只是一个人类有可能,因为科技的帮助,他就是往前自然走。……你可以说是现在或许未来,我觉得有时候情感这个东西真的是在我们非常讲究效率的这样一个时代里面慢慢被淘汰掉。

窦文涛:我觉得将来是不是属于一种古典的东西了,过去你们编戏剧最讲爱情是永恒的主题,看到连这句话都未必了。现在觉得有一个永恒的是一个英文单词:“商业、交易”,这个是颠扑不破的,什么都是什么换什么,都没有变,而且到现在我又觉得乱了,所以我都不说好还是坏,人家说天道无亲。对,这可真是加深我们对人性的认识,你知道嘛,新出现的情况永远颠覆你以为你懂得的人性,你以为就这样吗?你以为感情就是这样吗?人情就是这样吗?你发现变化了。

五、《文化的解释》观点:强调文化在对人的概念的重要意义。

没有独立于文化的人性。

人明显地是这样一种动物,他极度依赖于超出遗传的、在其皮肤之外的控制机制和文化程序来控制自己的行为。

没有人类当然就没有文化,同样,更有意义的是,没有文化就没有人类。

我们的思想、我们价值、我们的行动,甚至我们的情感,像我们的神经系统自身一样,都是文化的产物——它们确实是由我们生来俱有的欲望、能力、气质制造出来的。

假如我想要发现人的总和是什么,我们只能在人是什么中发现。……到这里最终绕回我的题目:文化的概念对人的概念造成的影响。当文化被看做是控制行为的一套符号装置,看做是超越肉体的信息资源时,在人的天生的变化能力和人的实际上的逐步变化之间,文化提供了联接。变成人类就是变成个体的人,而我们是在文化模式指导下变成个体的人的;文化模式是历史地创立的有意义的系统,据此我们将形式、秩序、意义、方向赋予我们的生活。此处所指的文化模式不是普遍性的,而是特殊性的——不仅仅是“婚姻”,而是一套特殊概念,关于男人和女人是什么样的、夫毒应该如何相处或者谁应该与谁结婚,等等;不仅仅是“宗教”而且是对因果轮回的信仰、遵守斋月或是实行牛祭。定义人既不单靠他天生的能力,像启蒙运动所试图去做的那样,也不单靠他的实际行为,像当代的多数社会科学所试图去做的那样,而是靠将二者联接起来,靠将第一种转化成第二种,将他的遗传能力集中转变为他的具体活动的方式。正是在他的职业中,在他的特殊经历中,我们了解到了他的本性,不管多么模糊,虽然文化只是决定这个过程的一个因素,但是却不是最不重要的一个。因为文化将我们塑造成一个单一的物种——而且毫无疑问还在继续塑造成我们——从而使我们成为不同的个人。这一点才是我们真正共同具有的,既不是不可改变的亚文化自我也不是已确立的跨文化的一致性。

在爪哇,举例说,当我完成我的大部分工作时,当地人非常坦率地说:“做一个人就是做一个爪哇人。”小孩、乡巴佬、傻子、疯子、道德败坏者,都说成是ndurung djawa——“还不是爪哇人”。一个有能力按照非常繁杂的礼仪系统行动的“正常”的成年人,具备有关音乐、舞蹈、戏剧和纺织品图案的精妙的美感,能对居于每个人的内在意识中的神灵的微妙提示做出应答,就是sampun djawa——“已经是一个爪哇人”,也就是说,已经是一个人。作为人并不仅仅是呼吸,还要学会用类似瑜珈的方法控制呼吸,在一吸一呼中听到神呼唤自己的名字的声音:“hu Allah”;不仅仅是说话,而是要在适当的社交场合,用适当的语凋和适当的含蓄间接的方式说出适当的词语;不仅仅是吃,而是要提供以特定的方法烹调的特定的食品,按照严格的饭桌上的规矩来吃掉食品。甚至不仅仅是感受.而县再感受特定的非常独特的爪哇人的(基本上是不能传译的)情绪——“耐心”、“超脱”、“顺从”、“尊敬”。

简而言之,我们必须深入细节,越过误导的标签,越过形而上的类型,越过空洞的相似性,去紧紧把握住各种文化以及每种文化中不同种的个人的基本特征,假如我们希望直面人性的话。

六、值得思考的问题:

“压抑人性”指的是压抑人的本能欲求,“没人性”指的是人没有善性。

人性是什么?什么是人性?人性包含哪些内容?

人的本能与人的社会性或者说文化性之间具有怎样的关联?

什么是先天遗传?什么是后天塑造?

古人说“食色,性也”,除了“食色”这样的本能以外,有没有专属于人的普遍的、永恒的“人性”?这种“人性”能将这样的一个物种与其他物种区别开来。

人类的所有行为(无论个体还是群体)的原动力都可以追溯到生存本能(食、色)。如果是这样,人类与其他物种的区分又是什么?人性与狗性、猫性、虎性……等等的区别是什么?是不是只要具备人的生理特征就可以当做是人?无论他是否肢体残缺,是否聪明漂亮,是否具有哲学上所谓的主体意识。果真这样的话,人与其他动物(特别是哺乳动物)之间有一个清晰的界限吗?是否应该有一种更广义的“生物伦理”?

食色行为本来是源于动物的生存本能,但今天的人类技术却几乎将这两件事彻底分离,饮食男女之事可以仅仅是为了满足愉悦,生存繁衍可以由技术来完成。在这种情况下,人性可以展现出,或者说被塑造成什么样子?人的“食色”可以被文化成什么样?

我们自己能塑造自己的人性?或者人性是遗传?或者人性的一切都是注定的?

人性究竟有多少种可能?

我们自己能塑造人性?或者人性是遗传?或者人性的一切都是注定的?

人用自己创造着社会?与此同时,社会又在塑造着人性?

社会的文化环境在多大程度上塑造着人?这种塑造使得人与人的差异超过了物种之间的差异。

人性是怎样的?人性将会怎样?社会是怎样?社会将会怎样?人类的情感、伦理、价值观、组织将会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