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沙龙 > 详情

2010年第15期(总第156期) 个人研究:从“物质社会”到“能量社会”——当社会学遭遇量子物理学

发布日期:2010-12-13 19:05:00 查看:

量子力学、社会学两个看似毫不相干的学科如何联系在一起呢?周宗伟老师在本次的沙龙中展开了奇妙的社会学想象力为我们展示其个人研究:从“物质社会”到“能量社会”——当社会学遭遇量子物理学;并邀请了高水红老师做了同样精彩的点评。

文章具体内容如下:

一、世界的真相:“物质”?还是“能量”?

无论什么样的学科,最终其实都在关心一个问题——什么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相?唯物主义告诉人们,世界的本质是“物质”的,唯心主义又告诉人们,世界的本质是“意识”。它们彼此争吵不休,没有结果。为了寻找答案,人们在不断地探索着世界的奥秘。社会学关心的是社会事实本身的“真相”,不关心“物质”与“意识”之争,但什么才是社会事实本身的“真相”?对社会事实本身的把握又是和对人的认识息息相关的,而对人的认识同样也是和对世界的认识息息相关的,所以,“物质”和“意识”并非与社会真相无关。

在牛顿建立的古典物理学中,“物质”和“能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在我们肉眼可见的日常生活世界中,“物质”和“能量”的确不同,我们从常识的角度可以把这两者清晰地区分。大家公认的是:物质是可见的、有形的;能量是不可见的,无形的。在古典物理学中,物质世界的状态是可以被精确测量的,牛顿因此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它成了我们认识日常生活物质世界的基础。但是当科学家们把目光转向更宏观的世界(如宇宙天体行星)和更微观的世界(如微观的粒子),他们发现牛顿的理论已经根本无法用来解释宏观世界和微观世界的运行,他们开始发展出了超越古典物理学的新理论体系。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开始,到量子力学,一直到今天量子力学中的超弦理论,我们可以看到,科学家们对世界的认识已经和牛顿有了根本性的不同。在牛顿体系中相互对立的“物质”和“能量”,到量子力学中已经完全统一了起来。为了更好的理解“物质”和“能量”的意义,我们可以用一个例子来说明,即中西医理论的不同:

中医和西医理论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理论系统,当西方文化拥有了在当今世界中的文化霸权之后,从西医理论的视角对中医理论的批判和诟病就从未间断过。目前的西医理论仍旧是以古典物理学为认识基础的,也即是以“唯物主义”认识论为基础的。而我认为,中医理论是无法用唯物主义的认识论去解释的,当然,如果用唯心主义的认识论也不能很好地解释。量子力学的出现为我们从科学的角度去理解中医开辟了一条更好的道路。

在西医的解剖学中,人只有一个身体系统,就是解剖学可以探测到的物质化的肉体。然而在中医理论中,人却有两个身体系统,一个是物质的身体系统,表现有形可见的物质化的肉体,另一个是能量的身体系统,表现为无形不可见的能量化的身体。西方医学的基础是生理学,生理学所研究的是人的物质的身体系统;而中医的理论基础是阴阳五行学说,中医理论所研究的是人的能量的身体系统,这个能量化的身体系统在中医的经典《黄帝内经》中被称为“藏象系统”。比如藏象系统中的“心、肝、脾、肺、肾”和西医解剖学中的心脏、肝脏、脾脏、肺、肾脏并不是完全相同的,如中医中有“左肝右肺”之说,和西医解剖学的肝脏在右边的说法不同,其原因就在于西医所指的肝脏是物质化的肝脏器官,而中医所指的则是肝脏的运行功能,因为中医理论认为肝气是从左边走的,肺气从右边走,故说“左肝右肺”。由此可以看出,西医探究的是其有形的细胞组织构成,而中医探究的则是这些脏器的“功能”,“功能”是个无形的东西,无法从物质细胞层面去体现出来,但从机体的活动机能中能反映出来。因而,所谓的“藏象”意指内脏的一种外在“表象”,也即内脏所表现出来的外化的功能是一种可以被感知的“表象”。一个更典型的例子是中医理论中的经络系统,经络系统在西医的解剖学中并不存在,在人体的物质细胞组织中没有和经络对应的物质结构,经络在西医的眼中是个无形的、不可见的东西,但是中医几千年的临床实践却证明了经络的存在,用经络理论的方法的确能够治愈很多疾病。更有意思的是,经络系统只能在活人身上发现,而无法在死人身上发现,这也同样证明了经络系统本身并不是一个实体的物质存在,而是一种活的机体功能。当我们以传统的古典物理学看待中医理论中的“气血”、“经络”等概念,会觉得那是一种玄幻而不切实际的东西,甚至会怀疑它们的真实性,但是如果以量子物理学的眼光来看,则所谓的“气血”不过是人体中的能量而已,而“经络”不过是能量流通的通道。能量只能在活人身上流动,死者已经处于能量完全耗散的状态,因而死者身上测不出经络系统。

从爱因斯坦提出的狭义相对论开始,虽然其理论距离今天的量子物理学已经有很大的差别,但他提出的E=mc2最起码已经开始背离古典物理学中将物质和能量完全对立的观点,开始在两者之间搭建了一座沟通转换的桥梁。爱因斯坦的理论告诉我们:在一定的条件之下,物质和能量是可以相互转换的。从古典物理学中,我们容易看到和理解的是从物质转换成能量的过程,比如木材燃烧释放出热能,但是无法理解能量转换成物质的过程,无形的能量如何转换成有形的物质?这宛如魔术师空手变出活物来,太过于不可思议,仿佛是神话传说。但是中医的临床实践却证明不需要借助物质的药物,仅仅靠对经络系统的刺激就会改变肉体组织的状态从而治愈疾病,这可以看做是能量影响物质的实例。而中医理论中却认为人体的能量系统是比物质系统更重要和根本的系统,也就是说最终是由能量系统(藏象系统)决定了物质系统(细胞组织)的状况,所以真正的治疗要从能量系统而非物质系统入手。

《黄帝内经》中有:“上工治未病,中工治将病,下工治已病”的说法,意思是说一个最高明的医生是治还未生病时的人,中等的医生是治将要生病时的人,只有下等的医生才去治已经生病时的人。这里让人难以理解的是既然“未病”又何须诊治呢?首先需要明确的是,这里的“病”的概念是针对物质系统的表现而言,也就是细胞组织发生了病变,西医对疾病的诊断就停留在这个层次。中医诊断却不是把眼睛对准身体的物质系统,而是身体的能量系统。所以“已病”是细胞组织已经出现物质化的病变,而“将病”是细胞组织尚未出现明显的病变的症状,但是医生又如何判断出其“将病”呢?是在其身体的能量系统中已经出现偏离,同理,“未病”则是身体的物质系统还没有任何病变的迹象,但其能量系统开始有了偏离的苗头,而对此只有最高明的医生才能看得出来。如果我们真正理解了传统中医理论的内涵,我们就会知道,当今天的中医院已经完全使用西医的医疗设备来诊断疾病(如验血、CT、细胞活检等)时,实际上已经完全背离了中医的精神,这是把对能量系统的诊断彻底退化到物质系统的诊断阶段了,所以现代使用西医诊断手段的中医们已经变成彻头彻尾的“下医”。

当然,对物质系统的感知是简单而容易的,只需要依靠物质化的肉体器官即可,如肉眼看,耳朵听,鼻子闻,身体触碰等,绝大多数现代化的机器设备也只不过是肉体感知功能的一定程度的延伸而已。但是对能量系统的感知则看起来要困难得多,能量看不见摸不着,我们如何知道它们的存在和它们的状态?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有少数设备可以逐渐感知到微观粒子的存在,并进而检测到能量的状态,但是能量本身的状态是丰富而无限的,而现有的设备与之相比都是简单而有限的,以有限的东西去感知无限的东西本身就不合理,如同用人有限的视力去探索无限的宇宙一样,所探知的永远只是局部的碎片。对能量的精确测量是目前科学研究中的一大难题,而量子物理学中海森堡“测不准原理”亦证明:我们对一个粒子的观察和测量本身即在同时干预了其运动的轨迹,因此,粒子的运动是无法精确测量的。然而人的一种共同的心理是,总希望寻求某种确定性,更愿意相信和接受确定的东西,所以对于无形的能量总想能精确地测量它。而一想到精确测量,人们首先想到的是依赖于现代化机械设备,古代,人们在没有现代科学设备的条件下更多的是靠自身的身体本能,例如中医的把脉诊病的方法就是靠脉象去了解身体能量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