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资源 > 教育社会学研究系列丛书 > 详情

教育社会学丛书

发布日期:2011-05-29 22:46:42 查看:

 

1、《课堂教学社会学》,吴康宁等,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

长期以来,我国中小学课堂教学的研究一直是“就课堂谈课堂”、“就教学论教学”,现在已到了必须添加“课堂社会”、“社群生活”的切入点的时候了。若以学科概念来表述便是:必须对课堂教学进行社会学研究。本书便是我们对课堂教学进行的社会学研究的初步结果。首先,我们对课堂教学的社会学研究本身进行了探讨,着重阐述了这一研究的价值与内容(第一章);接下来就把课堂教学放到整个宏观社会背景下去考察,论述了课堂教学的社会基础(第二章);然后是对课堂社会本身的研究,按照“角色-角色的文化-具有一定文化特性的角色的行为-具有一定文化特性的角色的行为的展开过程”这样一条线索,逐次分析了课堂教学中的社会角色(第三章)、课堂教学中的社会文化(第四章)、课堂教学中的社会行为(第五章)、课堂教学中的社会过程(第六章),并在此基础上,在“事实”的意义上区分了课堂教学的社会学模式的类型,在“范型”的意义上介绍与讨论了几种有较大参考价值的课堂教学的社会学模式(第七章);最后,对课堂教学的功能进行了简要的社会学分析(第八章)。另外,选择了一些课堂教学的社会学模式的案例,作为第七章的附录。

 

2、《课程社会学》,吴永军,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

《课程社会学》为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教育社会学丛书”之一,内容包括:课程社会学研究概述、当代西方课程社会学研究述评、社会系统与课程、课程内容的社会学分析、课程结构的社会学分析、课程授受的社会学分析、课程评价的社会学分析、课程现代化的社会学分析。适合广大中小学教师阅读参考。

 

3、《家庭教育社会学》,缪建东,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

中国深厚的教育文化传统中包含了优秀的家庭教育的成分。如何挖掘、整理这笔丰富的资源,创造出新的具有时代特征的中国家庭教育文化是我们肩负的重要使命。一段时期以来我国的教育理论研究注重外来理论的引进、移植,用西方的理论、模式研究中国问题,忽视创新、发展,不注重在自己民族文化背景下提炼、发展教育理论,使得教育理论研究缺乏个性,本土意识淡薄。为克服这一偏向,本书拟从家庭教育这一现象入手,为教育理论的“中国化”作一点尝试。

家庭教育的学科位置在哪儿?长期以来人们对家庭教育的认识停留于现象的描述与总结,家庭教育学科的基本概念、范畴、原理缺乏严密的科学性与逻辑性。体系庞杂,内容混乱,专业术语贫乏,理论解释乏力,对未来的预测、对现实的批判比较薄弱,学科结构缺乏应有的理想范型。本书拟对这些问题作一粗浅的、社会学的探讨,以便为丰富和建立家庭教育社会学学科体系贡献绵薄之力。

家庭教育是一种重要的教育实践形式。家庭教育包含十分复杂的成分,有显性的教育,如父母有意识、有目的的言传身教、榜样示范等。也有隐性的教育,如蕴含于家庭文化、亲子关系、家庭互动等等之中的教育影响。本书侧重于从教育社会学的视角,分析隐藏于家庭内部与外部运动中的教育因素,揭示其联系,总结其规律。

家庭教育既涉及广阔的宏观社会文化历史层面,又深藏于细微复杂的运动着的家庭关系与家庭互动之中。本书正试图从这两个层面出发,探讨家庭教育的理论与实践。微观的角度侧重从亲子关系、家庭互动、家庭文化、家庭生态等维度去探究家庭变化、运作中的家庭教育的规律,从静态与动态的角度去探索家庭运动与家庭教育的必然联系。宏观的角度侧重从社会变迁、社会分层、家庭特殊结构、特殊类型等角度分析研究家庭教育的特色与走向。研究社会转型期我国的家庭及家庭教育的变化,从横向的层面进行比较与分析,揭示特定社会历史时期家庭变化及家庭教育的规律,探明转型期我国家庭教育的必然走向。

 

4、《学校生活社会学》,刘云杉,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

《学校生活社会学》内容简介:我们怀着兴奋、不安与期盼的心情,把这套《教育社会学》丛书奉献给新世纪的读者。我们确实很兴奋!我们的兴奋不为别的,就为我们自己多少也为中国教育社会学的发展作出了一点努力。如同我国许多社会科学学科一样,我国的教育社会学也经历了一个艰难曲折的发展过程。我国的教育社会学起步并不算太晚。早在1922年,原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陶孟和先生就出版了我国第一本较为系统地论述教育与社会之关系的著作《社会与教育》;在其后至1949年的27年间,诸多学者或翻译、或著述、或开课,都为创建教育社会学这门学科进行了不懈的努力。但战火频仍、国破民乱的社会状况虽可催发出一些揭露与呐喊的优秀文学作品,也能刺激某些人文学科的发展,却难以在总体上为社会学科的发展提供必要的条件。因此,这一时期的我国教育社会学既未能像西方教育社会学的初创时期那样,完成在制度上确立独立学科地位的全部过程,也未能对教育社会学的一些基本理论问题与我国教育中的诸多社会学问题进行实实在在的研究。至于1949年之后的一段时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国大陆的教育社会学不仅未能得到发展,甚至连生存权利也被彻底剥夺,教学与研究完全中断——整整30年呵。要知道,这30年可是西方教育社会学群雄四起、迅速发展的30年呵!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我们便不得不进行教育社会学发展史上迄今闻所未闻的所谓“学科重建”。由于专业人员的匮乏、研究经费的短缺以及学术精神的萎缩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我们常常感到这一学科重建工作的举步维艰……
中国大陆的教育社会学学科重建工作基本上是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来的。尽管这一重建工作存有诸多不如人意之处,但我们的研究队伍、尤其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中青年研究队伍毕竟在逐渐壮大,我们的研究领域毕竟在逐渐扩展,我们的研究水平也毕竟在逐渐提高。中国大陆的教育社会学终于从初始时的以学科概论性研究为主、分支领域性研究为辅的状况,逐步转变为后来的以学科概论性研究与分支领域性研究并重的局面;直到发展为现今的以分支领域性研究为主、学科概论性研究为辅的格局。中国大陆的教育社会学学者中终于有一批人能对教育社会学的特定分支领域进行专门的、较为深入的系列化研究,并撰写出专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