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动态 > 详情

学术报道:姜添辉教授来我校开展系列报告

发布日期:2018-05-03 08:10:46 查看:

 

2018426日至28日,应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社会学研究中心邀请,台湾教育社会学学会前任理事长、希腊克里特大学国际杰出教授、郑州大学特聘教授姜添辉为教科院师生带来了四场精彩纷呈的学术报告。系列报告前,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社会学研究中心主任程天君教授简要介绍了此次系列报告的缘起并致欢迎词,我校吴康宁教授、齐学红教授、杨跃教授、王海英教授、易晓明教授,南京大学贺晓星教授,河海大学王毅杰教授等校内外师生参与了交流。

 
 

 

26日上午8:30,姜添辉教授以“学生抗拒文化的型态与社会成因”为题在田南楼404室开始首场学术报告。本次报告以沙龙形式展开,由博士生胡勇主持,南京大学贺晓星教授点评。姜教授以形象生动的图像展现出劳工阶层青少年流行的庞克族、嬉皮、重金属乐团文化与中上阶层雅皮族文化的异同,引出本次话题的核心理论——抗拒文化与文化霸权。姜教授强调,文化霸权的运作既可以强制进行单向支配,也可具有支配与抗拒的双向关系。在这种蕴含被动与主动双重意义的关系中,便可理解青少年的抗拒文化既是社会压迫性结构的产物,也是主动生产的产物。南京大学贺晓星教授对报告作了精彩点评,认为姜教授语言幽默风趣,做学术博闻强识,并就图像理解的过度解释问题与姜教授进行了讨论。随后,吴康宁教授就“青少年叛逆现象是否是普遍现象”“文化霸权理论指出的双向互动是否是一种平等互动”等问题也与姜教授做了深入地互动交流。在场的师生被热烈的气氛所感染,积极参与了现场讨论。

 
 

 

27日上午9:00在田南楼602室,姜添辉教授以“论公共管理主义:高校运作的新律条”为题开始第二场学术讲座,由程天君教授主持。姜教授由全球化的经济发展背景介绍开始,指出公共管理主义来自于新自由主义思想,在新自由主义的推波助澜下,公共管理主义驱动政府进行高等教育革新。批评者认为此种思想会强化大学的科层性,削弱教师的专业自主权,会使大学文化转向功利主义。这些批评陷落于结构主义的预设立场,未能深究公共管理主义为何能如此兴盛。姜教授就此分析了深层原因,指出绩效主义开启制度化酬赏原则强化了个人化的成就动机,进而汇流成集体化的学术主义公共管理主义的此种效能法才是赢得大学内部支持的重要原因。程天君教授在报告之后简要讲述了自己的感想和启发,指出“之前的研究对公共管理主义负面评价的较多,姜教授的此次报告却从正面给与了公共管理主义新的评价,给人以启发和收获。”在程教授的启发下,在场师生踊跃提问,就“新管理主义是否会造成单向度的管理倾向,如何调节学术团体中的意见分歧”“如何平衡公共管理主义的正功能和负功能,造就一种学术生态的平衡”等问题与姜教授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27日下午2:30,姜添辉教授继续在田南楼602室进行题为“课程改革成效与家长教育行动的关联性”的学术报告,杨跃教授主持。杨跃教授就姜教授本次报告主题的相关研究状况首先做了简单的介绍,随后姜教授以台湾教育改革的历史为背景,讲述了台湾教育改革(包含课程改革)的预设、不理想成效以及对课改的质疑,指出身处不同阶级的家长的文化特性决定了其在子女教育行动上的差异。因此,尽管课程政策能产生强大的结构性规范,但是家长并非处于被动角色,家长的教育行动足以影响教育政策的既定目标,社会阶级之间“理性资本”差异性是构成不均等教育结果的成因之一。师生对课改话题的热切关注引发了对本次讲座内容的积极提问,姜教授就同学们感兴趣的如何利用学校评价方式改善教育不公平问题做了耐心而细致的回答

 

 
 
 
   

28日上午9:00在田南楼404室姜添辉教授以“社会资本论与研究议题”开始本次学术系列报告的最后一场讲座,由齐学红教授担任主持。姜教授先以“社会资本”的概念为引,介绍了社会资本在封闭和开放性社会关系网络中的两种存在形式,继而说明社会关系网络与阶级的关联,以及由这种关联产生的对不同社会阶层的的影响。在互动环节,教科院易晓明教授结合自身的经历就“封闭性与开放性社会关系网络中形成的社会资本在内涵和性质上有什么不同”问题与姜教授进行了讨论主持人齐学红教授最后就报告总结了两点深切体会,一是劳工阶级的家长并非是被动地接受制度的安排,他们也能在结构中主动创生或者发现其他社会资本;二是中产阶级家长的理性资本也并非都会形成精致的利己主义,他们也有一种公共情怀或者慈善的理念,这两种力量共同作用都可以帮助底层阶层子女获得向上流动的可能。

 

 

最后,程天君教授对姜教授连续四场的精彩报告进行了简短总结并表达了感谢。在场师生报以热烈的掌声,在掌声中圆满结束了本次姜添辉教授的学术系列报告。

(撰稿:文/卢新伟 龚伯韬 /谢影)